【山本 泰八郎】

   由金子眼鏡廠房『Backstage』出發到「泰八郎」的工房大約30分鐘車程裡,那刻我恍如去拜見一位世外高人,在車箱裡難掩我的喜悅,心情真的既緊張又興奮。终於到達了「泰八郎」的工房,推開門的那一刹見到一位將cap帽反轉戴著的人正在做拋光工序,第一眼看見的時候,真的沒想到這位就是山本泰八郎先生,還誤以為是他的兒子。接著,就看見他的太太、兒子和另一位女仕亦在工作中。山本先生立刻停下手上工作,先打招呼及介紹自己並帶我們進入會客室,山本太太亦為我們泡茶,大家的笑容都十分有善及親切,隨即我們便開始了與山本先生的訪問。在訪問中,感覺到山本先生心境十分開朗,為人有善、謙虛絕對沒有藝術家架子和脾氣,對我們的題問亦一一作出回應。在短短一個多小時的面談中,感受到他對手造架的執著及堅持,工作量需多但他絕對樂在其中,亦很享受能與家人一起工作。

今回來到了福井縣採訪了現今三位最頂尖的手造架職人,對我而言是一個畢生難忘的經歷和體驗。這次訪問讓我了解他們更多,亦深深體會他們如何窮盡一生的精力,從學師到成為獨當一面的手造架師博,令我更懂得欣賞手造框這門日本傳统手藝,也對我自己的人生有很多的得着。最後要多謝金子眼鏡株式會社為這次手造架職人面談作出的籌備、安排及提供的一切協助。










以下是我和山本先生的談話內容

K: Kelvin       T: 泰八郎

K: 山本先生您好,聽說還有個多月(一月一日)便是您的六十九歲生日了,會在當天和家人有特別的慶祝活動嗎?

 

T: 應該會食晚飯吧!我與太太結婚很久了,有一對子女。女兒已經出嫁,現在與太太和兒子同住。女兒雖然要照顧丈夫,但她一有時間便會回來探望我們,也幫忙做一些簡單的製架工序,減輕我的工作量。至於,太太和兒子每天都會與我一起工作,能和家人一起作活,蠻有趣的。

 

K: 正在工房工作的那位就是您女兒嗎?

T: 是呀,她主要負責QC和包裝工作。

 

K: 那麼您的兒子在工房內是扮演那個角色呢?

 

T: 哈哈,他現在是我的影子,我正不斷地傳授我的秘技給他。要做好一副上乘的手造架,必得花上很長時間去揣摸及鍛鍊,每一個工序都有獨特的技巧,現在的他很投入及努力地學習。

K: 假設您將來要退休,我想您的兒子應會繼承你的手作架事業並將您的技術發揚光大吧。那麼他會繼續沿用「泰八郎謹製」還是會用他的名字將作品命名呢?

 

T: 哈哈… 這個要由金子先生再作安排了。

 

K: 您從何時開始接觸手造眼鏡呢?

 

T: 完成高中課程後,當時福井縣最盛行漆器、越前和紙及眼鏡業,最終我選擇了學做手造眼鏡。

 

K:  最初您在那裡學做手造眼鏡呢?

 

T: 起初在福井縣小谷眼鏡開始學藝。

 

K: 那麼何時開始與金子眼鏡合作?

 

T: 1997年開始與金子眼鏡合作,合作已有13年多了。

 

K: 您與金子是怎樣認識的呢?

T: 在13年前我拿了一副自製的眼鏡到鯖江的一所眼鏡店配鏡片,當時店員很欣賞那副手造架的手工,還詢問我在那裡購買,我說是我親手製作的,這樣第二天便接到金子先生的電話,希望我加盟金子眼鏡株式會社,並以自己的名字推出「泰八郎謹製」的自家作品。

 

K: 在當年而言用自己的名字推出自家作品,普及嗎?

 

T: 並不普及,因為大部份有經驗的眼鏡職人都是自僱或以受僱形式接國內的訂單,並按照眼鏡商要求逐一生產,很少會採用自己的名字。

 

K: 我相信喜歡手造架的用家應該沒有人不懂得「泰八郎」這個名字的。

 

T: 哈哈… 太誇獎了… 真的要多謝金子先生的賞識和提攜。

 

K: 您的生活習慣是怎樣的?

 

T: 我每天八時開始工作至晚上六時,晚飯後,都會駕二十分鐘車到泳池游水。

 

K: 每天都會去泳池游水嗎?

 

T: 泳池每逢星期二休息一天,所以我亦休息一天。

 

K: 在日本,泳池入場收費是多少的?

 

T: 以月費計算,每月5,000日元。

 

K: 還有什麼嗜好呢?

 

T: 除了游泳外,還喜歡遊車河及行山。閒時亦喜歡收看乒乓球及排球比賽,特別喜歡收看日本高中學校「甲子園」的棒球賽。

 

K: 有特別喜歡吃的東西嗎?

 

T: 什麼食物都喜歡吃,沒有偏食習慣。離我不遠有一所麵店,它的自家製橋麥麵很好吃,訪問後帶您們一起去試試好嗎?

 

K: 好…好 (真的沒想過有機會與山本先生食午飯啊!)

 

K: 您有特別偏愛的作品嗎?

 

T: 最喜歡的是黑色的PREMIER I    EXCLUSIVE 4

 

K: 近兩、三年我發覺「泰八郎謹製」很小推出新作,而舊有的型號也開始逐步停產,是否因為有較多品牌和您合作推出聯名作品有關呢?

 

T: 近幾年的確是與很多時裝單位推出聯名作品,所以真的沒有太多時間製作舊有的作品了,真的不好意思。

 

K: 山本先生,您的眼鏡在香港已成為時下年青人的潮流物品,你點睇呢?

 

T: 哈哈… 太客氣了,我真的沒有想過會這樣,我只是用心去做好每一副眼鏡,希望令每一位購買「泰八郎」的顧客都會稱心滿意。

 

K:  一副PREMIUM III 18K GOLD  在香港售價高至90,000日元,真厲害呀!

 

T: 真的從沒想過,出自自己手上的作品可以這麼受歡迎。

 

K: 您覺得一副好的手造架要符合什麼要求呢?

 

T: 堅持、選材及用心製作,這樣才算是一副好的手造架。

 

K: 要製作一副手造架,那一個工序最困難呢?

 

T: 我覺得製作鉸鏈的蝶瓣位花最多時間及較費神,要有高度集中力才能製作出完美的鉸鏈。

 

K: 若果有空,有什麼外國地方想去遊覽嗎?

 

T: 因為年時已高,沒有什麼地方想去遊覽了。

 

K: 香港和台灣有很多你的粉絲,我相信他們會很想和你見面,如果有時間會來香港獻技嗎?

 

T: 哈哈!因為訂單不絕,真的很忙,我相信未能抽時間到香港獻技了。

 

K: 您如何安排每月的生產量?你覺得辛苦嗎?

T: 我每月會收到金子的訂單並列明需要造的型號及顏色。我會編排好工作表,完工後會自行駕車送到金子廠房。是有點兒累,但暫時是應付得到的。

 

K: 現在的款式是您設計的嗎?

 

T: 新型號是由金子方面負責並提交初稿給我,我會在設計圖加入自己的意念並作出一些修改。

K: 您與小竹先生和佐佐木先生這兩位手造框師傅相識嗎?

 

T: 我和他們是互不相識的,但知道對方也是有名氣的手造框師傅。

 

K:  真的嗎?真的沒想過你們原來是互不相識的。

 

T:  哈哈…我相信大家可能都會有一些藝術家脾性,會專注鑽研自己的技術,不善於與別人溝通。

 

K: 您這間工房全是用木材興建的,會有漏水的情況嗎?

 

T:  沒有,這些木材物料真的很好、很耐用。這麼多年都沒有漏水情況。橫樑還有個燕子巢,每年的三月,燕子都會飛來過冬,八月左右就會飛走,所以這段時間我們24小時都不會關上窗,讓它們自由出入。

K:  真的嗎?在冬天時,開窗工作會不會很冷?

 

T:  會的,所以我們在冬天時要開暖爐來工作。

 

K: 在中國人而言,有燕子在家築巢,是有好運來臨的意思呢。

 

T:  在日本也是一樣的。

K: 山本先生有機會我一定會再來拜訪您們。

 

T: 當然歡迎。雜誌刊登這個採話後可以寄一本給我留念嗎?

 

K: 當然可以。

 

T: 謝謝您路途那麼遙遠都到來訪問我。大家應該肚餓了,我們現在一起去吃橋麥麵 吧!

K: 山本先生應該是我多謝您才是。好… 我也想去試一試,謝謝!





論手工三位職人各有千秋,各有自己的風格。小竹先生有他的七枚蝶瓣和『一之蕊』的傳統製法。佐佐木先生有他的刀工,將堅硬的賽璐珞用磋削出鋒利的錂角線條,再配合他的獨門拋光技術令鏡架滲出由如鏡面般的光澤。山本先生堅持用心去製作出每一款令人讚嘆的手作。衷心希望他們能找到接班人,讓這門日本傳統手藝得以延續下去。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