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佐木與市】

今次能夠和【佐佐木與市】閒談了大約兩小時,在這過程中,了解很多他的生活習慣、喜好和體驗了與市先生的精湛手造框技術,感覺彷如揭開了職人神秘臉紗,現在回想起心情還未平伏,感到十分開心和雀躍。

與市先生十分友善和有禮,在我的汽車還未到達的時候,他與太太已在門外等待著。他黑黑實實的外型配上親切的笑容,真的沒有想過在我面前的就是【佐佐木與市】。他還邀請我們參觀在工房斜對面,相隔一條馬路的住所,他的住所有兩層高,是傳統日式建設的大屋,現時大多只在鄉村地方才能看到。門外的花園,佈滿了很多日式盆景樹木,這全是他與太太悉心種植的。他早睡早起、喜歡運動、栽種,難怪他的樣子只像五十多歲。探訪了小竹先生及與市先生後,真的不得不令我相信福井縣的居民人均年齡在日本全國排行第二,是一個著名的長壽縣市呢!

與市先生最令我佩服的就是他的刀功,他拿著銼子一刀一刀地將堅硬的賽璐珞版材削出漂亮而準確的凌角線條,他的獨門拋光技術令手造框滲出非一般的光澤,令我目瞪口呆,真的不得不佩服!

以下是我與佐佐木先生的談話內容: K ~ Kelvin   Y ~ 佐佐木與市

 

 

K: 佐佐木先生今年多少歲呢?

 

Y: 我在一九四六年的春天出生,今年已64歲。

 

K: 何時開始與金子合作的?

 

Y: 我與金子的合作已有二十年光景。起初十年專注參與SPIVVY這個品牌的生產,其後自設工房建立自家品牌【佐佐木與市】,這名字用了大約五至六年,再改名【與市】,【與市】沿用至今也有五至六年了。

 

K: 為什麼會將【佐佐木與市】改名為【與市】呢?

 

Y: 在【佐佐木與市】初推出市場的幾年間,金子和我都發覺所推出的款式、切割、手工和風格都跟當時其他市場上的職人所造的有頗多相似的地方,再加上曾為 SPIVVY 製作過一些在日本本土很受歡迎以鋒利切割為賣點的款式。所以金子和我開會後便決定利用此鋒利切割為賣點和市場定位,並推出全新系列,與此同時改名為【與市】。

 

K: 我知道【與市】由Y-1起至現時推出的Y-12系列都大受亞洲市場歡迎,這麼多的訂單你能夠應付嗎?

 

Y: 現時全亞洲每月需求量大約四 、五百隻。製作這種高切割技巧的手造架,拋光時間須要較長、損耗亦較多,所以每月也只能生產 200 至 250 副來應付市場的需要。

 

K: 要做到這種切割和拋光,最困難之處是什麼呢?

 

(佐佐木師傅即時拿起半製成品和銼子,便立即邊講邊示範)

 

Y: 最容易出錯的地方是鏡框正面。首先要用銼子將正面的斜角位銼出兩邊相對稱的凌角線條,然後要準確地連接兩邊鏡脾的凌角線條,每隻成品都要靠雙手做到這要求就是最困難之處。為了要保持這些凌角線條,就絕對不能用大型滾筒機協助初步的拋光,而要用特別訂製的拋光布轆作輔助。

 

K: 這布轆有何特別呢?

Y: 在日本現時只有一間工場懂得生產百份百符合我要求的布轆,所以每次訂製數量最少20枚。它特別之處是選用了一種特硬的物料來製造,這物料還需要用特別大的力氣來處理及製作,所以我雙手亦被它鍛煉得力大無窮,十分強壯,哈哈。

 

K: 先生的師傅是誰?

 

Y: 我的師傅就是我的哥哥【佐佐木與平】。

 

K: 真的沒想到你的師傅就是你的哥哥。

 

Y: 真的,上黑下透明這顏色的版材是我哥哥和他的師傅在五十年前開發出來的,當時十分熱賣。現時很多歐美國家都有推出這種「上黑下透明」的眼鏡,可惜的是他在三十年前離世,沒機會看到這顏色一直至今都十分流行。

 

K: 真的嗎?這樣就好了。

 

Y: 我拿兩副【與平】的遺作給你看。

K: 嘩!很懷舊,很珍貴的作品。為何其中一副會有鏡片的,是與平先生生前配戴的嗎?

 

Y: 這副是我多年前所驗配的,現在只作留念。

 

K: 我可否拍照呢?

 

Y: 哈哈… 當然可以。

 

K: 牆上掛上木村拓哉的海報,我已在網上見過,我知道他所戴的眼鏡是【佐佐木與市】時期的作品。

Y: 是呀,我很喜歡他戴這個款式。想起當時就是因為他配戴了,訂單都多了很多,可惜現時再沒有製作,我自己也留了一副作紀念,給你看看好嗎?是用備長炭所製造的。

 

K: 當然好,這原來是用備長炭所製造的,以前只在相片上看過還以為是用黑色賽璐珞製造的呢!

Y: 哈哈…現在的備長炭膠版材已買小見小了,生產這物料的工房亦不肯接我的訂單。因為這版材製作需時, 待料時間較長,所以現在只剩下小量備長炭版材留用。

 

K: 在上年你製作過一批 Y-9 及 Y-10 並注入備長炭系列,只在東京 Facial Index 獨家限量發售,反應好嗎?

 

Y: 反應很好很快便售罄了。

 

K: 那麼你會考慮收徒弟,傳授你的技術嗎?

 

Y: 之前亦試過找來幾位初入行的學徒,很多學徒都很難掌握將賽璐珞 (Celuloid) 這種堅硬的材質做出鋒利切割的技術,有些覺得拋光工序令眼睛太累太費神,有些很努力練習亦做不到基本功駕,我相信學做手造框,努力再加上天份是很重要,有些真的學十年都未必能成功。

 

K: 款式是你設計的嗎?

 

Y:最初十年是我與金子先生一起設計款式的,而現在是由年輕設計師設計款式,然後交設計圖給我,我會在當中加入我的意念作出一些修改,然後再起模。

 

K:  那一個型號你較喜歡呢?

 

Y: Y-5 BLS,我覺得男女都戴得非常好。我覺得男性戴 Y-5 唔型都戴到型,而女性戴 Y-5 就唔靚女都戴到靚女,哈哈。

K: 如果有時間會來香港獻技嗎?

 

Y: 我相信不能了,工作訂單實在太多。

 

K: 一個月做二百至三百隻,會太辛苦嗎?

 

Y: 有少少的,但亦很享受,一想到有很多顧客配戴及欣賞自己的眼鏡又是最大的動力了,太太閒時亦會協助我一些工序。

K: 你的生活習慣是怎樣的?

Y: 5:30am 起床然後吃早點,7:30am開始工作,11:00am 在家附近樹林跑步至中午,午餐後又開始工作至6:00 pm,晚飯後便看電視,11:00 pm便睡覺。

 

K: 很健康的生活,每天都跑步嗎?

 

Y: 近一個月沒有,因為有鄰居看見有熊在樹林出沒,所以我都不敢在樹林裡跑步,只敢在窗外對出的田園圍圈跑。

K: 你真的很喜歡跑步,牆上掛了很多你的田徑獎狀?

Y: 這些是我分別在三屆由『武生市民體育大會』舉辦的100米短跑比賽拿到的冠軍獎狀,最快的 紀錄是11秒7

K: 嘩!真厲害。

 

K:工餘後你有什麼娛樂呢?

 

Y: 喜歡看擂球比賽、慢跑、看經濟新聞及唱歌。

 

K: 你喜歡唱歌,那麼你會去唱卡啦OK嗎?

 

Y: 不會,只在駕車時候唱一唱,輕鬆一下。

 

K: 你喜歡那個歌手呢?

 

Y: 北島三郎。

 

K: 喜歡吃什麼呢?

 

Y: 沒有什麼特別喜歡的,樣樣都會吃。

 

K: 有抽煙習慣嗎?

 

Y: 不抽煙,間中會喝些燒酒或啤酒。

 

K: 你去過那裡旅行呢?

 

Y: 只去過日本沖繩。

 

K: 如果你有時間出國旅行,那麼你最想去什麼地方呢?

 

Y: 最想去New York。

 

K: 為什麼?

 

Y: 因為金子首間 Facial Index 是在美國開設的,我很想到那裡參觀。

非常感謝 【Milk】 和【金子眼鏡】的協助!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