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rt Optical @上目 – 第一回

今天我們懷着雀躍的心情和大家分享兩件喜訊,一個叱咤眼鏡業歷史的經典傳奇眼鏡品牌 Tart Optical 正式回歸歐美及亞洲市場,而「上目眼鏡店」有幸被選定為 Tart Optical 亞洲市場 —– 香港站的獨家推廣及銷售據點。 能夠得到 Tart Optical 美國總公司及亞太區總代理的信任及支持,並給予我們機會及責任,是一份很大的鼓舞,也標示了我們對此品牌的信心及承諾。

能被挑選為 Tart Optical 在香港的獨賣店,相信與「上目」的經營模式;敢於接受挑戰,保護知識產權以及原創者的一切、與客戶群維繫的專業,親切及友好關係、尊重眼鏡業的文化,同時亦會遵照各供應商及品牌在各據點的合理建議價來發售,有不可或缺的因素。 這對我來說亦是十分重要的,因為我在眼鏡業差不多工作了二十年,令我感到希噓不已的是見到有些行內出名及有實力或潛質的品牌因一些短暫利益而令品牌進入衰退期,我相信這些事情在很多國家都會發生。而我十分欣賞日本這個國家,它們尊重、用心經營及維繫產業文化的同時亦顧及市場的健康發展,這樣的文化確實是值得尊重及反思的。

我相信 Tart Optical 的粉絲對這品牌歷史及它將會復出一事,絕對不會陌生同時亦十分期待。在 Tart Optical 資料顯示, Tart Optical Enterprises (OTE) 這個名字在40年代末期的紐約市中出現,由40年代至70年代 Tart Optical 都在市場中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尤其在40年代美國經濟大蕭條的末期。因為這時期的美國人受到經濟的影響,對於住屋及生活所需都只能夠已簡單及樸素的物質來維持。當中大部份美國的小型企業公司在這時期,都會生產一些廉價及耐用的產品;當中包括:牛仔褲、成衣及眼鏡。 Tart Optical 所製作的眼鏡正正就是以廉價及品質優良打好建定性的基礎。(OTE)可說是當時眼鏡市場的大熱門,提供具有設計感,且高品質的鏡框給消費者、政府機構、軍方以及醫療機構。雖然Tart並不是很大規模的製造商,但 Tart 依然能與市場上幾個大公司如 American Optical、Bausch & Lomb 平起平坐,其產品均用心於細節之上並秉持著高規格的手工製作。 70年代眼鏡業開始走向大量製造的生產模式,在 AO American optical 及 Bausch & Lomb 兩大眼鏡公司低價競爭的夾擊下,加上當時有很多更廉價及疑似〝Arnel〞的款式冒充,導致 Tart Optical 被迫停止營運結束了光輝的30年,在70年代正式告別。直至現在 Tart 在美國人心目中是一個經典傳奇的眼鏡品牌。不管是在古董框市場或是荷里活影星身上都會發現 Tart 的蹤跡。絕版的 Vintage Tart 更是全世界收藏家希望得到的珍品。 不過奉勸各位要在網路找到真正的 Vintage Tart 絕不容易,Tart Optical 美國總公司及亞太區總代理向我們提及,在60、70年代美國眼鏡市場有大量的冒牌貨充斥,加上 Johnny Depp 在臉上經常掛著 Vintage Tart Optical〝Arnel〞的款式,直令這款式於近幾年再推向頂峰。當年的冒牌貨時至今日在拍賣網上亦有被 Tart Optical 的一些資深收藏家在交易中發現是假冒的。 當中收藏家在那些50、60年代〝Arnel〞的鏡架的右臂內發現了一些有趣事,右臂內竟彫刻了潮流 icon James Dean 的名字。經查證後發現當年 (OTE )結束後還剩下一定的商品在市場上流通,而 James Dean 在生時臉上經常掛上 Tart 經典款〝Arnel〞,因此一些不法商人為了賺取金錢,便在這鏡款的臂上刻上 James Dean 的名字推出售賣以謀取暴利。當年 James Dean 的後人誤以為是 Tart Optical 的所為,還告上法庭,最後這不法商人被罰了巨款以作賠償。 James Dean 於1955年因車禍逝世,他所喜愛的物件及造型隨即被一眾 fans 跟隨或模仿。這位萬人迷當時喜歡以 Porsche (保時捷)代步、穿著 LEE 牛仔褲及抽雲思頓香煙。他的生平在小說、劇本及歌曲中都一一被演繹過,死後50年後人們對他仍不斷描述、追憶及懷念,可想言知 James Dean 這位一代美國巨星在一眾影迷心目中留下了多麼深刻的印象呢!


(些架右臂內就是彫刻了James Dean 的名字)


Tart Optical 宣佈將於2011年秋天重返眼鏡市場。 Mr. David Hart 之所以選擇將(OTE)重返市場,是因為他對眼鏡存在著濃厚的興趣、看準近年及未來眼鏡大方向都以50、60年代的美國風格為主、加上美國現時有些眼鏡品牌在十多年來亦以 Tart Optical 經典鏡型為藍本,當中就以〝Arnel〞這鏡型經常和 Johnny Depp 臉上掛著 Vintage Tart Optical 的眼鏡扯上關係。 為了將這經典老牌重現,特別挑選了世界聞名的製鏡工業重鎮 —– 日本「福井縣」,並委以重任,以職人老練的手作工藝將50、60、70年代 Tart Optical 原著的巧妙製作細節及精髓再次呈現眼前。

下回會繼續介紹 Tart 的事跡、鏡型、物料、顏色……等等。

www.ocularplus.com

上目眼鏡店(九龍城店)
九龍城衙前圍道17-19號地下C舖
Tel: (852) 2383 1618
Business Hour: 12:00 – 22:00

上目眼鏡店(尖沙咀店)
香港尖沙咀海港城港威商場3樓3207號舖
Tel: (852) 2157 1286
Business Hour: 10:00 – 22:00


上目眼鏡店(銅鑼灣店)
香港銅鑼灣告士打道310號柏寧酒店前線觸覺1樓119號舖
Tel: (852) 2881 6090
Business Hour: 12:00 – 22:00

Ksubi eye 兩大設計師出沒注意!

8月8日(星期一)Ksubi 兩大設計師Dan 及 George 會現身上目眼鏡店(銅鑼灣柏寧酒店商場1樓105號舖)並同各大​傳媒及fans全接觸。他們此行不但帶來了50隻名為Sham的​獨家限量版Ksubi eye 供fans即場選購,還帶來了從未曝光的2012年系列供fan​s優先預訂。喜歡Ksubi eye 既朋友千萬不要錯過啦,到時見!

www.ocularplus.com

上目眼鏡店(九龍城店)
九龍城衙前圍道17-19號地下C舖
Tel: (852) 2383 1618
Business Hour: 12:00 – 22:00

上目眼鏡店(尖沙咀店)
香港尖沙咀海港城港威商場3樓3207號舖
Tel: (852) 2157 1286
Business Hour: 10:00 – 22:00


上目眼鏡店(銅鑼灣店)
香港銅鑼灣告士打道310號柏寧酒店前線觸覺1樓119號舖
Tel: (852) 2881 6090
Business Hour: 12:00 – 22:00

【山本 泰八郎】

   由金子眼鏡廠房『Backstage』出發到「泰八郎」的工房大約30分鐘車程裡,那刻我恍如去拜見一位世外高人,在車箱裡難掩我的喜悅,心情真的既緊張又興奮。终於到達了「泰八郎」的工房,推開門的那一刹見到一位將cap帽反轉戴著的人正在做拋光工序,第一眼看見的時候,真的沒想到這位就是山本泰八郎先生,還誤以為是他的兒子。接著,就看見他的太太、兒子和另一位女仕亦在工作中。山本先生立刻停下手上工作,先打招呼及介紹自己並帶我們進入會客室,山本太太亦為我們泡茶,大家的笑容都十分有善及親切,隨即我們便開始了與山本先生的訪問。在訪問中,感覺到山本先生心境十分開朗,為人有善、謙虛絕對沒有藝術家架子和脾氣,對我們的題問亦一一作出回應。在短短一個多小時的面談中,感受到他對手造架的執著及堅持,工作量需多但他絕對樂在其中,亦很享受能與家人一起工作。

今回來到了福井縣採訪了現今三位最頂尖的手造架職人,對我而言是一個畢生難忘的經歷和體驗。這次訪問讓我了解他們更多,亦深深體會他們如何窮盡一生的精力,從學師到成為獨當一面的手造架師博,令我更懂得欣賞手造框這門日本傳统手藝,也對我自己的人生有很多的得着。最後要多謝金子眼鏡株式會社為這次手造架職人面談作出的籌備、安排及提供的一切協助。










以下是我和山本先生的談話內容

K: Kelvin       T: 泰八郎

K: 山本先生您好,聽說還有個多月(一月一日)便是您的六十九歲生日了,會在當天和家人有特別的慶祝活動嗎?

 

T: 應該會食晚飯吧!我與太太結婚很久了,有一對子女。女兒已經出嫁,現在與太太和兒子同住。女兒雖然要照顧丈夫,但她一有時間便會回來探望我們,也幫忙做一些簡單的製架工序,減輕我的工作量。至於,太太和兒子每天都會與我一起工作,能和家人一起作活,蠻有趣的。

 

K: 正在工房工作的那位就是您女兒嗎?

T: 是呀,她主要負責QC和包裝工作。

 

K: 那麼您的兒子在工房內是扮演那個角色呢?

 

T: 哈哈,他現在是我的影子,我正不斷地傳授我的秘技給他。要做好一副上乘的手造架,必得花上很長時間去揣摸及鍛鍊,每一個工序都有獨特的技巧,現在的他很投入及努力地學習。

K: 假設您將來要退休,我想您的兒子應會繼承你的手作架事業並將您的技術發揚光大吧。那麼他會繼續沿用「泰八郎謹製」還是會用他的名字將作品命名呢?

 

T: 哈哈… 這個要由金子先生再作安排了。

 

K: 您從何時開始接觸手造眼鏡呢?

 

T: 完成高中課程後,當時福井縣最盛行漆器、越前和紙及眼鏡業,最終我選擇了學做手造眼鏡。

 

K:  最初您在那裡學做手造眼鏡呢?

 

T: 起初在福井縣小谷眼鏡開始學藝。

 

K: 那麼何時開始與金子眼鏡合作?

 

T: 1997年開始與金子眼鏡合作,合作已有13年多了。

 

K: 您與金子是怎樣認識的呢?

T: 在13年前我拿了一副自製的眼鏡到鯖江的一所眼鏡店配鏡片,當時店員很欣賞那副手造架的手工,還詢問我在那裡購買,我說是我親手製作的,這樣第二天便接到金子先生的電話,希望我加盟金子眼鏡株式會社,並以自己的名字推出「泰八郎謹製」的自家作品。

 

K: 在當年而言用自己的名字推出自家作品,普及嗎?

 

T: 並不普及,因為大部份有經驗的眼鏡職人都是自僱或以受僱形式接國內的訂單,並按照眼鏡商要求逐一生產,很少會採用自己的名字。

 

K: 我相信喜歡手造架的用家應該沒有人不懂得「泰八郎」這個名字的。

 

T: 哈哈… 太誇獎了… 真的要多謝金子先生的賞識和提攜。

 

K: 您的生活習慣是怎樣的?

 

T: 我每天八時開始工作至晚上六時,晚飯後,都會駕二十分鐘車到泳池游水。

 

K: 每天都會去泳池游水嗎?

 

T: 泳池每逢星期二休息一天,所以我亦休息一天。

 

K: 在日本,泳池入場收費是多少的?

 

T: 以月費計算,每月5,000日元。

 

K: 還有什麼嗜好呢?

 

T: 除了游泳外,還喜歡遊車河及行山。閒時亦喜歡收看乒乓球及排球比賽,特別喜歡收看日本高中學校「甲子園」的棒球賽。

 

K: 有特別喜歡吃的東西嗎?

 

T: 什麼食物都喜歡吃,沒有偏食習慣。離我不遠有一所麵店,它的自家製橋麥麵很好吃,訪問後帶您們一起去試試好嗎?

 

K: 好…好 (真的沒想過有機會與山本先生食午飯啊!)

 

K: 您有特別偏愛的作品嗎?

 

T: 最喜歡的是黑色的PREMIER I    EXCLUSIVE 4

 

K: 近兩、三年我發覺「泰八郎謹製」很小推出新作,而舊有的型號也開始逐步停產,是否因為有較多品牌和您合作推出聯名作品有關呢?

 

T: 近幾年的確是與很多時裝單位推出聯名作品,所以真的沒有太多時間製作舊有的作品了,真的不好意思。

 

K: 山本先生,您的眼鏡在香港已成為時下年青人的潮流物品,你點睇呢?

 

T: 哈哈… 太客氣了,我真的沒有想過會這樣,我只是用心去做好每一副眼鏡,希望令每一位購買「泰八郎」的顧客都會稱心滿意。

 

K:  一副PREMIUM III 18K GOLD  在香港售價高至90,000日元,真厲害呀!

 

T: 真的從沒想過,出自自己手上的作品可以這麼受歡迎。

 

K: 您覺得一副好的手造架要符合什麼要求呢?

 

T: 堅持、選材及用心製作,這樣才算是一副好的手造架。

 

K: 要製作一副手造架,那一個工序最困難呢?

 

T: 我覺得製作鉸鏈的蝶瓣位花最多時間及較費神,要有高度集中力才能製作出完美的鉸鏈。

 

K: 若果有空,有什麼外國地方想去遊覽嗎?

 

T: 因為年時已高,沒有什麼地方想去遊覽了。

 

K: 香港和台灣有很多你的粉絲,我相信他們會很想和你見面,如果有時間會來香港獻技嗎?

 

T: 哈哈!因為訂單不絕,真的很忙,我相信未能抽時間到香港獻技了。

 

K: 您如何安排每月的生產量?你覺得辛苦嗎?

T: 我每月會收到金子的訂單並列明需要造的型號及顏色。我會編排好工作表,完工後會自行駕車送到金子廠房。是有點兒累,但暫時是應付得到的。

 

K: 現在的款式是您設計的嗎?

 

T: 新型號是由金子方面負責並提交初稿給我,我會在設計圖加入自己的意念並作出一些修改。

K: 您與小竹先生和佐佐木先生這兩位手造框師傅相識嗎?

 

T: 我和他們是互不相識的,但知道對方也是有名氣的手造框師傅。

 

K:  真的嗎?真的沒想過你們原來是互不相識的。

 

T:  哈哈…我相信大家可能都會有一些藝術家脾性,會專注鑽研自己的技術,不善於與別人溝通。

 

K: 您這間工房全是用木材興建的,會有漏水的情況嗎?

 

T:  沒有,這些木材物料真的很好、很耐用。這麼多年都沒有漏水情況。橫樑還有個燕子巢,每年的三月,燕子都會飛來過冬,八月左右就會飛走,所以這段時間我們24小時都不會關上窗,讓它們自由出入。

K:  真的嗎?在冬天時,開窗工作會不會很冷?

 

T:  會的,所以我們在冬天時要開暖爐來工作。

 

K: 在中國人而言,有燕子在家築巢,是有好運來臨的意思呢。

 

T:  在日本也是一樣的。

K: 山本先生有機會我一定會再來拜訪您們。

 

T: 當然歡迎。雜誌刊登這個採話後可以寄一本給我留念嗎?

 

K: 當然可以。

 

T: 謝謝您路途那麼遙遠都到來訪問我。大家應該肚餓了,我們現在一起去吃橋麥麵 吧!

K: 山本先生應該是我多謝您才是。好… 我也想去試一試,謝謝!





論手工三位職人各有千秋,各有自己的風格。小竹先生有他的七枚蝶瓣和『一之蕊』的傳統製法。佐佐木先生有他的刀工,將堅硬的賽璐珞用磋削出鋒利的錂角線條,再配合他的獨門拋光技術令鏡架滲出由如鏡面般的光澤。山本先生堅持用心去製作出每一款令人讚嘆的手作。衷心希望他們能找到接班人,讓這門日本傳統手藝得以延續下去。

【佐佐木與市】

今次能夠和【佐佐木與市】閒談了大約兩小時,在這過程中,了解很多他的生活習慣、喜好和體驗了與市先生的精湛手造框技術,感覺彷如揭開了職人神秘臉紗,現在回想起心情還未平伏,感到十分開心和雀躍。

與市先生十分友善和有禮,在我的汽車還未到達的時候,他與太太已在門外等待著。他黑黑實實的外型配上親切的笑容,真的沒有想過在我面前的就是【佐佐木與市】。他還邀請我們參觀在工房斜對面,相隔一條馬路的住所,他的住所有兩層高,是傳統日式建設的大屋,現時大多只在鄉村地方才能看到。門外的花園,佈滿了很多日式盆景樹木,這全是他與太太悉心種植的。他早睡早起、喜歡運動、栽種,難怪他的樣子只像五十多歲。探訪了小竹先生及與市先生後,真的不得不令我相信福井縣的居民人均年齡在日本全國排行第二,是一個著名的長壽縣市呢!

與市先生最令我佩服的就是他的刀功,他拿著銼子一刀一刀地將堅硬的賽璐珞版材削出漂亮而準確的凌角線條,他的獨門拋光技術令手造框滲出非一般的光澤,令我目瞪口呆,真的不得不佩服!

以下是我與佐佐木先生的談話內容: K ~ Kelvin   Y ~ 佐佐木與市

 

 

K: 佐佐木先生今年多少歲呢?

 

Y: 我在一九四六年的春天出生,今年已64歲。

 

K: 何時開始與金子合作的?

 

Y: 我與金子的合作已有二十年光景。起初十年專注參與SPIVVY這個品牌的生產,其後自設工房建立自家品牌【佐佐木與市】,這名字用了大約五至六年,再改名【與市】,【與市】沿用至今也有五至六年了。

 

K: 為什麼會將【佐佐木與市】改名為【與市】呢?

 

Y: 在【佐佐木與市】初推出市場的幾年間,金子和我都發覺所推出的款式、切割、手工和風格都跟當時其他市場上的職人所造的有頗多相似的地方,再加上曾為 SPIVVY 製作過一些在日本本土很受歡迎以鋒利切割為賣點的款式。所以金子和我開會後便決定利用此鋒利切割為賣點和市場定位,並推出全新系列,與此同時改名為【與市】。

 

K: 我知道【與市】由Y-1起至現時推出的Y-12系列都大受亞洲市場歡迎,這麼多的訂單你能夠應付嗎?

 

Y: 現時全亞洲每月需求量大約四 、五百隻。製作這種高切割技巧的手造架,拋光時間須要較長、損耗亦較多,所以每月也只能生產 200 至 250 副來應付市場的需要。

 

K: 要做到這種切割和拋光,最困難之處是什麼呢?

 

(佐佐木師傅即時拿起半製成品和銼子,便立即邊講邊示範)

 

Y: 最容易出錯的地方是鏡框正面。首先要用銼子將正面的斜角位銼出兩邊相對稱的凌角線條,然後要準確地連接兩邊鏡脾的凌角線條,每隻成品都要靠雙手做到這要求就是最困難之處。為了要保持這些凌角線條,就絕對不能用大型滾筒機協助初步的拋光,而要用特別訂製的拋光布轆作輔助。

 

K: 這布轆有何特別呢?

Y: 在日本現時只有一間工場懂得生產百份百符合我要求的布轆,所以每次訂製數量最少20枚。它特別之處是選用了一種特硬的物料來製造,這物料還需要用特別大的力氣來處理及製作,所以我雙手亦被它鍛煉得力大無窮,十分強壯,哈哈。

 

K: 先生的師傅是誰?

 

Y: 我的師傅就是我的哥哥【佐佐木與平】。

 

K: 真的沒想到你的師傅就是你的哥哥。

 

Y: 真的,上黑下透明這顏色的版材是我哥哥和他的師傅在五十年前開發出來的,當時十分熱賣。現時很多歐美國家都有推出這種「上黑下透明」的眼鏡,可惜的是他在三十年前離世,沒機會看到這顏色一直至今都十分流行。

 

K: 真的嗎?這樣就好了。

 

Y: 我拿兩副【與平】的遺作給你看。

K: 嘩!很懷舊,很珍貴的作品。為何其中一副會有鏡片的,是與平先生生前配戴的嗎?

 

Y: 這副是我多年前所驗配的,現在只作留念。

 

K: 我可否拍照呢?

 

Y: 哈哈… 當然可以。

 

K: 牆上掛上木村拓哉的海報,我已在網上見過,我知道他所戴的眼鏡是【佐佐木與市】時期的作品。

Y: 是呀,我很喜歡他戴這個款式。想起當時就是因為他配戴了,訂單都多了很多,可惜現時再沒有製作,我自己也留了一副作紀念,給你看看好嗎?是用備長炭所製造的。

 

K: 當然好,這原來是用備長炭所製造的,以前只在相片上看過還以為是用黑色賽璐珞製造的呢!

Y: 哈哈…現在的備長炭膠版材已買小見小了,生產這物料的工房亦不肯接我的訂單。因為這版材製作需時, 待料時間較長,所以現在只剩下小量備長炭版材留用。

 

K: 在上年你製作過一批 Y-9 及 Y-10 並注入備長炭系列,只在東京 Facial Index 獨家限量發售,反應好嗎?

 

Y: 反應很好很快便售罄了。

 

K: 那麼你會考慮收徒弟,傳授你的技術嗎?

 

Y: 之前亦試過找來幾位初入行的學徒,很多學徒都很難掌握將賽璐珞 (Celuloid) 這種堅硬的材質做出鋒利切割的技術,有些覺得拋光工序令眼睛太累太費神,有些很努力練習亦做不到基本功駕,我相信學做手造框,努力再加上天份是很重要,有些真的學十年都未必能成功。

 

K: 款式是你設計的嗎?

 

Y:最初十年是我與金子先生一起設計款式的,而現在是由年輕設計師設計款式,然後交設計圖給我,我會在當中加入我的意念作出一些修改,然後再起模。

 

K:  那一個型號你較喜歡呢?

 

Y: Y-5 BLS,我覺得男女都戴得非常好。我覺得男性戴 Y-5 唔型都戴到型,而女性戴 Y-5 就唔靚女都戴到靚女,哈哈。

K: 如果有時間會來香港獻技嗎?

 

Y: 我相信不能了,工作訂單實在太多。

 

K: 一個月做二百至三百隻,會太辛苦嗎?

 

Y: 有少少的,但亦很享受,一想到有很多顧客配戴及欣賞自己的眼鏡又是最大的動力了,太太閒時亦會協助我一些工序。

K: 你的生活習慣是怎樣的?

Y: 5:30am 起床然後吃早點,7:30am開始工作,11:00am 在家附近樹林跑步至中午,午餐後又開始工作至6:00 pm,晚飯後便看電視,11:00 pm便睡覺。

 

K: 很健康的生活,每天都跑步嗎?

 

Y: 近一個月沒有,因為有鄰居看見有熊在樹林出沒,所以我都不敢在樹林裡跑步,只敢在窗外對出的田園圍圈跑。

K: 你真的很喜歡跑步,牆上掛了很多你的田徑獎狀?

Y: 這些是我分別在三屆由『武生市民體育大會』舉辦的100米短跑比賽拿到的冠軍獎狀,最快的 紀錄是11秒7

K: 嘩!真厲害。

 

K:工餘後你有什麼娛樂呢?

 

Y: 喜歡看擂球比賽、慢跑、看經濟新聞及唱歌。

 

K: 你喜歡唱歌,那麼你會去唱卡啦OK嗎?

 

Y: 不會,只在駕車時候唱一唱,輕鬆一下。

 

K: 你喜歡那個歌手呢?

 

Y: 北島三郎。

 

K: 喜歡吃什麼呢?

 

Y: 沒有什麼特別喜歡的,樣樣都會吃。

 

K: 有抽煙習慣嗎?

 

Y: 不抽煙,間中會喝些燒酒或啤酒。

 

K: 你去過那裡旅行呢?

 

Y: 只去過日本沖繩。

 

K: 如果你有時間出國旅行,那麼你最想去什麼地方呢?

 

Y: 最想去New York。

 

K: 為什麼?

 

Y: 因為金子首間 Facial Index 是在美國開設的,我很想到那裡參觀。

非常感謝 【Milk】 和【金子眼鏡】的協助!

 

【小竹長兵衛】

作為推動手造眼鏡文化的一份子,加上自己亦醉心於這門手藝創作。自己就常常希望他朝會有機會能親身和我喜歡的職人會面,了解他們的生活和親身體會職人是如何將一件件的膠版材製作成大家都很喜歡的作品。這次真的很高興,能在日本最大手造架代理商「金子眼鏡」安排下和日本現今最頂级的幾位職人會面,對我而言真的沒想過會這麽幸運,可以在手造架發源地福井縣和山本泰八郎、佐佐木與市及小竹長兵竹衛作了一個面對面的專訪。

今回首先和各位了解我們都不會陌生的小竹長兵衛先生,很榮幸能夠親身與小竹先生交談了解職人的生活及親身觸摸伴隨了小竹先生約半世紀的工具。體驗了小竹先生製作

手造架的過程,感受到他們一生的精神都放在這們手藝上,他們對工作的熱誠、堅持和執著真的令我不得不佩服。 另外,在製作過程中,最令我大開眼界就是親眼看見小竹先生為鏡框和鏡脾裝上七枚蝶番這技術,我著實上了很珍貴的一課。


小竹先生給我第一個印象是比較嚴肅,很有藝術家的個性但經過一輪交談熱身後,小竹先生和我們熟絡起來,談得不亦樂乎呢!

以下是我與小竹先生的談話內容:

 

Kelvin: 小竹先生今年幾多歲?

 

小竹先生我在一九四二年一月二十一日出生 今年68歲。

 

Kelvin: 從那時開始接觸和學造手造架品牌的建立及與金子眼鏡株式會社的經過?

 

小竹先生: 回想起已是四十多年前的事那時我十五歲, 第一次學造手造架。 花了九年的光景及奮鬥,二十四歲的時候在福井縣自設工房。與金子眼鏡株式會社的合作始於十三年前並在八年前開始用自己的名字作品牌。

 

Kelvin: 有最喜歡的型號嗎?

 

小竹先生: 什麼型號都喜歡 因為每一款都是出自自己雙手的。

 

Kelvin: 那小竹先生現在是配戴什麼眼鏡呢?

 

小竹先生: 我配戴的是T-323型號鏡型很適合我。

 

Kelvin: 是誰幫你驗配鏡片呢?

 

小竹先生: 鏡片是我朋友免費幫我驗配的他不是從事眼鏡店 但他驗光很好。

 

Kelvin: 工餘時有什麼娛樂呢?

 

小竹先生: 工作實在太忙基本上沒有什麼娛樂。 在新年時會親手做soba (蕎麥)送給親戚或鄰居。

 

Kelvin: 喜歡做運動嗎?

 

小竹先生: 年輕時喜歡玩擂球現在年紀大了加上自己一個人住, 除了要應付工作外自己還需要做家務及做飯所以便沒有多餘體力去做運動閒時只喜歡看擂球比賽。

 

Kelvin: 有出國旅行嗎?

 

小竹先生: 三十歲左右曾經去過韓國一次。

 

Kelvin:  當年是否與女朋友一起去呢?

 

小竹先生: 哈哈不是當時是一間銀行招募新客戶邀請我們去旅遊作業務推廣。

 

Kelvin:  那小竹先生一定是大客戶了?

 

小竹先生: 不是不是

 

Kelvin:  若果你現在有時間你最想去什麼地方旅行呢?

 

小竹先生: 因為工作太忙暫時並沒有想過出國旅行。

 

Kelvin:  如果香港有傳媒或眼鏡店邀請你來港獻技你會來嗎?

 

小竹先生: 現時工作實在太忙相信暫時不能抽時間來港不過如果時間容許會考慮的。 如果我要來港獻技需要很多機器配合所以應該不成的。

 

Kelvin:  香港實在太多你的fans相信能見你一面或能與你合照已經很好。

 

小竹先生:  哈哈真的嗎? 你太過獎了 那麼我一定會考慮考慮

 

Kelvin:  工房內的機器用了多久呢?

 

小竹先生:  一開始自設工房便用到現在已有四十多年了。

 

Kelvin:  在工房內有其他手作師傅協助你工作嗎?

 

小竹先生:  我太太和一位師傅與我一起工作了一段很長的時間但不幸相繼離世現在只有我    一人工作。

 

Kelvin:  你會否收徒弟呢?

 

小竹先生:  以前工房最多試過有四個人一齊工作但他們並不是我的徒弟。

 

Kelvin:  我可否過來三年跟你學藝呢?

 

小竹先生: 可以可以, 但是你要幫我打掃、做飯、洗衣服什麼都要做,可以嗎?

 

Kelvin:   哈哈這個當然是無問題的等我返香港準備一下遲些過來跟你學藝。

 

小竹先生: Kelvin如果你下次再來福井縣玩你可以和你的朋友一起來我家居住,因為我家有很  多客房。

 

Kelvin:   一定一定

 

Kelvin:   你有抽煙的習慣嗎?

 

小竹先生因為氣管有問題,所以沒有吸煙的習慣。

 

Kelvin:   可以給我們介紹你的家庭成員嗎?

 

小竹先生我有一個女兒,她有空會來探我。她亦會幫我將完成了的手造架駕車送到金子的Backstage。我太太在九年前去世,而我媽媽就住在老人院, 閒時我亦會探望她。

 

Kelvin:   你每天的生活習慣是怎樣的?

 

小竹先生我約在六時左右起床,先做早點,然後八時開始工作至下午一時吃午飯,午飯後工作至五時三十分,之後便開始預備晚飯, 大慨十時便睡覺。

 

Kelvin:   你生活有這麼規律,難怪你精神仍然很好啊!

 

小竹先生真的嗎鄉村地方就是這樣生活的,加上這裡的空氣和環境都非常好,故在福井縣的人平均年齡比較長壽。

 

Kelvin:   先生的設計靈感來自什麼地方,一個月內大約可完成多少副手造架呢?

 

小竹先生基本上設計圖都是來自金子的,但起了模後,我會將鏡型大少和厚度作出修改,再與金子商討,然後落實最終的鏡款。 每月金子會送上一份交貨紀錄,那就是我當月要完成的型號,隻數及顏色了。一個月大約可手作出250-300枚手造架,因為工房只有我一人,所以我會一次過做完一個工序後才開始作另一個工序這樣會比較節省時間。

 

Kelvin:   那個工序比較花時間及困難呢?

 

小竹先生做了那麼多年已很熟練沒有那一個工序比較困難只是花最多時間的便是在拋光工序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