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福井縣旅程的最後一站,拜訪這位被喻為將切割技巧發揮到極致的職人大師佐佐木 與市,並親眼目睹他的刀工造詣有多麼精湛。印象中與市先生是一位開朗和笑容滿的職人老師,樂意分享他的人生經驗,在短短的交談卻讓你獲益良多

 

日本,作為一個競爭力高需求大的國家,品牌的定位何其重要,假如欠缺定位,不管你是擁有超凡技能最終亦於事無補。在福井縣的最後一站,我們來到了職人佐佐木 與市的工作室,這裡來市中心不遠,而工作室與他家只隔一路之遠,背山兼且面向平原,四周種滿菇形小樹,環境幽靜舒適。認識日本手造架的朋友都會知道與市的作品是出名切割上的表達,當觸摸起來時你會感受到一份生命力,這是一般機器生產中找不到的靈魂。

用上兩倍氣力的Raw感

在訪談當天,與市先生分享了很多他的生活習慣、喜好和體驗,尤其是他們家的人手切割秘技,這種被外界稱為日本手造眼鏡的3D立體派系先鋒,最基本要求是專注,其次就是力的表現。聽與市先生所講臂力是問題所在,假如要做出如此鋒利的切割效果,卻不可採用一般的大型滾筒機作打磨,因此需要用上全人手製作,感覺極花力氣,而眼鏡職人便是這樣煉成的。正如先前介紹過的職人一樣,他們大多數是早睡早起,確保生產力能維持一個月250至300副的數量。至於與市先生就更加認真,皆因每天需要用上兩倍氣力,在特製加厚版布轆中拋光打磨一整天,才能維持與市鏡框的立體效果。

每天的工序十年如一,鏡框經過與市先生在首輪拋光打磨後,再交由太太在細節上再次修補其後作包裝。

與市太太一樣是默默耕耘。

手造的不完美才是完美

無可否認眼鏡是最能展現出輪廓美的輔助工具,在與市的作品中你會被它的線條和切割方式所融化,並且帶有修飾面形之作用,為平凡的面孔帶來不一樣的立體感。在商談中與市先生透露在製造一副眼鏡中最容易出錯的地方就是鏡框的正面,事關你先要用上銼子將正面的斜角位銼出兩邊對稱的凌角線條,然後要準確地連接兩邊鏡臂的凌角線條,每隻成品都要倚靠雙手做出這樣的要求才是最困難的地方。我們一直追求完美,卻欠缺最基本的真實感,至於與市眼鏡最獨一無二的地方就是那種刀工俐落的純手工藝特色,10年前的日本只有一間工場懂得生產與市先生所要求的布轆,因此每次訂製數量最少20枚。交談的最後得悉與市先生的啟蒙老師便是他哥哥,同時哥哥亦是首位發明上黑下透明的2-Tone板材,可惜是他在多年前離世,沒法看到這種2-Tone板材的發揚光大。

 

10年前的與市先生精神奕奕,生產力仍然未減,但聽聞金子眼鏡有意在5年內慢慢讓上一代的職人退下火線,所以與市在不久將來也會變成絕響,大家要懂得珍惜這麼優秀的國寶級大師作品。

正所先前所講,與市先生是一位笑容滿面的大師,與他交談時你會發現他的正面態度以及對眼鏡製造的無私付出。

日本眼鏡職人大多內歛,與市先生像是一道清泉。

離福井縣市中心不遠的與市工作室,與他家只隔一路之遠,背山兼且面向平原,四周種滿菇形小樹,環境幽靜舒適。

斜角位銼出兩邊對稱的凌角線條是品牌的一大賣點。

與市Y20眼鏡

與市Y26眼鏡

 

與市Y26眼鏡